创作取得成绩的根本保证

 

 我喜欢读爱憎分明、政治热情饱满的文艺作品。因为这里面有作者怀着满腔热情塑造起来的高尚伟大的英雄人物,做为我们学习、仿效的榜样;也有作者以无比的愤怒揭露刻画出的反动派——人民的敌人的形象,使我们更加痛恨敌人,仇视敌人,以至增强革命的力量,去消灭敌人!但是,有时也看到这样的作品:读过后觉得有点“干”,有些“平”,不知道给了自己一些什么。这里面也有作者着力歌颂的正面人物,也有鞭挞的反面人物,可是作者所歌颂的人物使人爱的不深,爱的勉强,甚至根本不爱而且反感;而对作者所批判的反面人物则恨不起来或恨的不透。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固然多,不过我以为最主要的一条是作者的阶级感情问题,是作家缺乏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。

 联系到我个人情形,也是如此。我开始学习文艺创作就是被强烈的阶级感情所推动的。因为,我出生在贫苦的家庭里,饱受过封建地主阶级的残酷压迫和剥削,后来,在党领导的革命斗争中得到解放,在新生的解放区里成长起来。从我的切身经历中,深深地体会到新社会的幸福生活来得不易,是党领导的千百万英雄流血牺牲、艰苦奋斗得来的,因而对党,对人民军队,对革命的人民,有着热烈的深挚的爱情;而对敌人,有着深仇大恨,有着誓不两立的情绪。在我描写革命战争的作品里,我力图贯串这两种基本的感情:对人民的爱,对敌人的恨。我在这样做的时候,可以说是本能的,自然而然的。正为此吧,我才多少地记录了一些革命人民的光辉事迹,给人一些有益的东西。但是,我逐渐感觉到作为一个无产阶级的作家,作为一个共产党员的作家,仅仅有这种本能的民族的和阶级的爱憎,还是很不够的,如果说它在反映抗日民族斗争,还能起积极的作用,那么,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,就必须有进一步的提高。

 我自己就有这样的教训,在我的作品中,有些缺点和错误是由于艺术修养和深入生活不够所致,但是也有的是自己世界观上的毛病造成的。比如,对有的人物的刻画,站的不高,不能从复杂的阶级斗争中,挖掘出人物的阶级本质,使人物更有典型性。像“迎春花”里的村长江合,现实生活中本来是有这种人:中农出身,在抗日战争中入党,对民族敌人的斗争很积极;但是抗战胜利了,革命进入新的阶段,他的思想却跟不上,只顾眼前的安乐日子,不想继续前进,在党内起了作富裕农民代言人的作用。我虽看到了这一现象,却由于自己政治思想水平不高,没有很好地树立起无产阶级不断革命的世界观,所以就不能剖析他,结果在作品中回避了这场斗争的展开和深入,使他成为可有可无的人物,也就削弱了主题的思想性。再者,我往往不能以高度敏锐的政治眼光去分析洞察生活,有时就被复杂的社会现象所迷惑,单纯去追求所谓能表现人物性格特征的生活细节,使艺术描写脱离了为政治、为主题思想服务的根本任务,流露了自然主义的色彩。

 总之,通过我自己的经历,深切地感到做为一个无产阶级的文艺工作者,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、学习毛主席的思想、树立无产阶级的世界观是非常重要的,尤其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,它是我们在创作中取得成绩的根本保证。

(原载1960.01.07《人民日报》)


地址: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71号 

邮编:264500

电话:0631-6871606/6871601 

邮箱:fdywxg@foxmail.com